「サクラノ詩 -櫻の森の上を舞う-」感想Ⅰ

分类: 文章 | 时间: 2020-03-30 | 评论: 暂无评论

还未推完整部作品,所以先说说目前为止的看法。

樱之诗整体来说是有「素晴らしき日々」精神续作的感觉,
「素晴日」继承了「终之空」的问题:世界之外对于世界之内的人是否可能?
在后半部分剧情给出了解答:世界之外对于世界之内凡人是不可能的。
最后在结尾点出世界之内人们的意义 —— “幸福的活下去”。
但受限于篇幅,素晴日只是点到即止。
现在的樱之诗,则是继承并深挖了“世界内的幸福”

形而上的世界(天才)对世界之内的凡人之不可能,
但最重要的却是世界之内随处可见的(凡人)的幸福。

可以说,从世界之外再次返回了世界之内。
素晴日本质也可以说是反形而上学的,追求“美好的每一天”,追求世界之外意义的人无疑都是悲剧。
现在的樱之诗,则是反形而上更明确的表现,没有狂气与电波,只是简单的日常物语。
虽然简单,却同样动人心弦。

我认为扶他自是有文学天赋的。
素晴日之时,我就觉得这种狂气与柔美、极限与起点、世界与自我、宏伟与细小并存,带有大量毒电波却又如银河与铁道般梦幻的文字,并非纯粹有文学技巧便能作出。
当然,这类作品也注定是很挑人的,需要有人去理解。

即便被诟病长且无聊的真琴线,也很有意思。
真琴线本质威廉·萨默塞特·毛姆的著作《月亮和六便士》的扩展与再写,其表现的梦想与现实,对应故事内形而上(天才)与世界之内(凡人)。故事中真琴倾尽所有,想成为两位天才通往月亮的梯子,但这终究是不可能实现的。这名义是HE,或许也是BE,真琴曾说过:即便放弃爱,也有想要触碰的东西。但最后除了爱,什么都没有得到。爱与爱以外的所有东西,放在天平两端,是否能平衡呢?

放到樱之诗歌整部作品,本质也是王尔德的童话 ——《快乐王子》—— 快乐王子将自己的一切都给了小燕子们,最后只留自己孑然一人。

那么,樱之诗剧情上唯一的缺点也很明显了。主旨上,其只是扩展了文学著作。
它没有找到那些世界上不曾存在的东西。
所以我认为其接近主流文学,但也没能触碰到月亮。

但正如作品中直哉与健一郎所说的 —— 包含了真诚、付诸了心血的赝作,即是真品。
作为一款跳票十年的游戏,十年磨一剑。接近主流文学,作为一部gal已经足够优秀。

最近汉化后,bangumi上樱之诗拿到了gal第二名的成绩,很高兴这部优秀的作品能被那么多人发现且理解。
推过以后,才真正理解为什么长达5年,大家一直期待着它的汉化。
它能否超越素晴日?这并不重要,它与素晴都是不可多得的,最优秀的作品之一。

它是一份献给曾自诩为天才的凡人、曾堕入迷惘的创作者的情书。

PS:以上都只是暂时理解,或许通完后会有新的想法。

添加新评论